TXT小說區

商海羔羊1


(序)

自從嶽父由於交通意外去世後,為了實現自己做好一家之主的承諾,我放棄了駕駛大客車的工作,跟著丈母娘下海經商了。在丈母娘的悉心教導之下,我在這個陌生的商海裡學會了很多生存的道理,並且認識了楊儀這個在服裝界中小有名氣的女人。

在丈母娘同意之下,為了家族生意的興旺與生存,我跟楊儀發生了多次的性關係。雖然這事兒不久就讓在家裡照顧兒子的曉美知道了,但在丈母娘的耐心開導之下,我這位好老婆也只好原諒了我的越軌行為。娶了個這麼大度的老婆,我心中的感激之情真是難以筆墨形容。

而曉美自己也知道,楊儀這個女人對我們的家族生意有著莫大的關係,如果不投其所好的話,那我們這間服裝批發店的生存就成問題了,所以她也只好睜一只眼、閉一隻眼地默許我繼續跟楊儀鬼混。但曉美向我提出的交換條件也是非常要命,那就是每次跟楊儀搞完後,都要回來把搞的次數如實向她匯報,然後就要立即雙倍奉還。

老婆大人開出的條件雖然是要命了一點,但我也不得不接受。因為作為一個普通的女人,能夠忍受自己的丈夫有越軌行為,而作為丈夫的連老婆這樣的條件也不接受,那這樣的丈夫也做得太過份了。所以曉美開出的條件再怎麼要命,作為她丈夫的我也只能欣然接受了。

(一)

這天早上剛回到店舖的辦公室,丈母娘就把一個文件夾丟到我面前,並示意我認真看一看。我粗略地看了一下,文件裡的大概內容是,今年服裝流行的催向與暢銷的款式。把整個文件的內容看完後,我心裡馬上就明白了,看來丈母娘又要我去找楊儀了。

「小壞蛋,不用老娘來提醒,你該知道怎麼去做了吧?」丈母娘不懷好意地瞅著我說。

我點了點頭,歎了口氣說:「哎……看來又要去找楊儀這騷貨了。」

「嘿嘿……一頓美食又放到你嘴邊了,怎麼突然歎起氣來了啊?」丈母娘干笑著問。

我搖著頭非常為難地說:「丈母娘,您不知道了。楊儀這騷貨特別難纏,每次我過去求她辦事,她非要把我搾乾了才肯收手。被她折磨完後,回到家裡還要雙倍賠償給曉美,你說這不是要了我的命嗎?您看是不是……這回由您老人家親自出馬,把今年的總代理簽回來啊?」

「呸!我要是能跟她談這事情,我還用來找你嗎?你怎麼說都是我的女婿,我怎麼可能喜歡別的女人跟自己的女兒搶老公的道理啊?我也知道你為難,但為了咱們家族生意的前景著想,你非要應付那騷貨一趟不可。」丈母娘寸步不讓地給我下了死命令。

聽了丈母娘的話後,我只好答應了下來。雖然楊儀這女人是騷得出了油,但她那無止境的需要卻讓我有點受不了。自從跟她發生了第一次性關係後,每次我去她那裡辦事,她肯定二話不說地將我按在辦公室的沙發上,用她那多毛的生殖器狠狠地修理我一番,然後才跟我談正事。

雖然幹這事兒是充滿激情與刺激,但干的次數多了,怎麼都會有點兒膩了的感覺。更要命的是,每次去完楊儀那裡,回到家裡我還要給曉美賠償損失。所以每當聽到要去楊儀的公司辦事,我都非常地不情願。但為了家族生意的生存,我也不得不經常去楊儀那裡打轉。

到了楊儀的公司後,由於經常出入她公司的關係,不等前台接待員的通傳,我就直接去了董事長辦公室。迎面向我走來了一個二十七、八歲的女人,她是楊儀的表妹兼秘書,姓名叫鄧芹。看到這個美女迎面走來,我馬上滿臉堆歡地向她打招呼。可惜這個美女不領我的情,臉無表情地微微向我點了點頭,然後用眼神示意我,楊儀就在辦公室裡。

從楊儀的口中得知,鄧芹從來都沒交過男朋友,更別說是結婚嫁老公了。這女人從來都沒好臉色給我看過,每次我過來找楊儀,她都當我是敵人一樣看待。對於這個女人的無禮,我卻一點都沒有生氣。因為她那閉月羞花般的臉容,還有那白嫩的膚色和胸前那對大東西,都讓我看得三魂不見了七魄,我哪裡還有空生氣呢?

走進董事長辦公室,只見楊儀坐在大班椅上看著文件。當看見我走了進來,楊儀馬上一臉歡喜地迎著我坐到辦公室的沙發上,然後她就坐到我身旁,跟我閒話家常了起來。今天這騷貨的舉動倒是令我覺得意外,她竟然鮮有地不把我按在沙發上辦「正經事」。

見到楊儀這個異常舉動,我也樂得個清閒。跟她閒聊了一會兒後,我就把來意直接跟她說了。一聽到有生意找上門來,楊儀馬上就認真地聽著我所說的話。等我把話全部說完後,楊儀一邊考慮著,一邊站起來拉開辦公室門,吩咐正在辦公室外辦公的鄧芹,給我們倆倒兩杯熱茶進來。

看到楊儀扭著豐滿而高翹的臀部在面前走過,我又開始對她起色心了,色迷迷地說:「喲!今天肯定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,咱們的楊董事長竟然沒把我按在沙發上胡來,還真是少見得很哦!」

「呸!要不是老娘今天那個剛來了,你這小色鬼的衣服早就被我扒光了,還用得你現在來說那麼多廢話嗎?」坐回到在我身旁的楊儀一邊說,一邊伸手隔著褲子,在我的陽具上輕捏了一下。

我本想給予還擊的,但這時辦公室門已然被人推開,鄧芹拿著兩杯熱茶走了進來。當看到這個美女出現,我那色迷迷的目光馬上就轉到了她的身上。雖然這個女人從來沒好臉色給我看過,但她那冷漠的神情卻是更令我感到心癢難搔。

鄧芹滿臉笑容地把茶杯放到楊儀的面前,但當發現我那不懷好意的笑臉後,她臉上的笑容突然一下子僵住了。她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後,把另一隻茶杯用力的放到我面前。對於她的無禮我早已習慣了,所以就連半杯熱茶淺到我身上,我仍然是滿臉堆歡。望著她那冷漠的眼神想自己射來,天生是美女奴隸的我,只覺得身上的骨頭就像散了架似的,只感到渾身酥得酸軟無力。

「哎喲,沒被燙著吧?」楊儀關切地問。

「沒……沒事兒,嘻嘻……嘻嘻……」口裡雖然是回應著楊儀,但我那雙賊溜溜的眼珠子,仍然目送著鄧芹離開了辦公室。

「小色鬼,你不會是又想著打我表妹的壞主意吧?」正當我仍如進入雲霧中之時,耳朵突然被一隻手用力地擰住,緊接著傳來了楊儀的聲音。

我馬上回過神來,以笑遮醜地說:「嘻嘻……沒您的同意,我哪裡敢打她的壞主意啊!嘻嘻……儀姐,說真的,你表妹可真的好得沒法說。我自己有自知之明,這輩子是沒吃到她的福氣了,但你怎麼也該允許我意淫一下吧?嘻嘻……」

楊儀放開擰住我耳朵的手,笑著說:「哈哈……你這個人雖然是好色,但從來都不掩飾自己的嘴臉,算是個真小人。不錯嘛,我就喜歡你這樣的男人。老實告訴你吧,就算是我同意了,你這輩子還真的不能吃到她。」

我哈哈大笑地說:「哈哈……我心裡雖然是對你表妹不懷好意,但我壓根就沒有指望這輩子能跟她發生任何關係啦!哎……算了吧,我這個已經結婚生了孩子的男人,怎麼好意思去糟蹋一個黃花閨女呢?哈哈……」

「哎呀,我的意思你不明白啦!」楊儀說完這話後,謹慎的望了望已經關上的辦公室門,然後悄聲說:「我表妹是不喜歡男人的,她是個女同性戀者。所以別說是你,就算是別的男人也別想碰她一下。」

「不……不會吧?」我驚奇地問。

楊儀啐了我一口,說:「呸!我啥時候騙過你啦?你認識她這麼久了,有見過她穿過裙子和留過長頭髮嗎?」

聽了楊儀的話後,我突然明白過來了。我跟鄧芹平常雖然沒說上幾句話,但怎麼說也算是相識有大半年了。回想著這大半年裡,鄧芹這女人確實是沒有穿過裙子和留過長頭髮,她的打扮都是非常男性化的。有時候在楊儀的公司裡跟她會面,我都發覺她有系男裝領帶習慣。

剛回想到這裡,我突然不解地問:「儀姐,我心中一直有點不明白,只是她是你表妹兼秘書,我不方便說出口而已。今天趁這個機會,我就挑明來說了吧!一直以來,我自問都未曾得罪過你表妹,她就算是不喜歡男人,但也總不能沒好臉色給我看啊!每次我來你這裡,她總是把我當仇人看待,你們公司裡沒這樣的待客道理吧?」

我的話剛說完,楊儀馬上就吃吃地笑了起來,她臉上突然佈滿紅暈,板著臉對我說:「不該知道的都讓你知道了,你還想知道那麼多幹嘛啊?別問了,要是這都讓你知道了,你那位精明的丈母娘也會知道的。到了那時候,我還能在這個服裝界裡立足嗎?」

楊儀的話馬上就挑起了我的好奇心,我一邊伸手摟住她的腰,一邊嬉皮笑臉地說:「哎喲,我的好儀姐呀,咱們都經常在一起辦那事兒了,這些事情你就別瞞著我了吧!要是你今天不說個明白,我今晚可真的是沒法睡好覺了。」

「哎喲,我都被你摟得渾身酥軟無力啦!好吧,好吧,就跟你這小冤家說了吧!」楊儀說完著話後,突然一臉正色地盯著我說:「這事兒告訴你可以,但絕不能讓別的人知道,就算是你家裡的人也不能!要是讓我知道了,你可別怪我對你不客氣!你明白了嗎?」

「這個是當然了,要是今天我把你對我說的事情說出去,上天保佑我兒子長大後沒屁眼!」我斬釘截鐵地向楊儀發誓。

「喲,這麼毒的誓你也敢發啊,那以後你得小心著自己的嘴巴哦!不然洩露了出去,那你兒子的終生幸福可就毀在你手上了呀!哈哈……」楊儀眉花眼笑地說,然後一副曖昧的表情瞅著我繼續說:「嘻嘻……其實說穿了也沒什麼啦,我表妹是把你當作情敵,才這樣對待你的。」

「那就見鬼了,我啥時候變成她的情敵了?」我更加不解地問。

楊儀微笑著說:「嘻嘻……自從咱倆第一次在這裡辦了那事兒後,她就把你當作情敵了。」

我立時醒悟過來,用不可置信的眼神望著她說:「儀……儀姐,你不……不會跟她也辦那事兒吧?」

楊儀微微點了點頭,歎了口氣說:「哎……這麼多年來,我一直都是為了事業而放棄了自己的感情生活。其實我並不喜歡跟她繼續這樣下去的,但我也是個正常的人,寂寞和空虛我同樣也有。所以我就禁不住她的誘惑,跟她辦起那見不得人的事兒來了。」

「嗯,一個獨身女人在社會上打滾,她心中的寂寞和空虛我能理解。」我連連點頭說。

楊儀用感激的眼神望著我說:「自從認識了你之後,我就開始轉變了自己的心態了,並且慢慢地疏遠了她。女人的心思是比男人明銳很多的,我這樣的舉動她哪能不知道呢,所以你就很自然地成為她的情敵了。一直以來,她用什麼的態度來對待你這個公司的客戶,我心裡非常清楚。但我就是開不了口說她半句,因為……」

「儀姐,別說下去了。大家都是明白人,不需要什麼事都說出來的,只要互相心中明白就行了。」楊儀的話還沒有說完,我就阻止她繼續說下去了。

楊儀非常感激地說:「謝謝你能理解我的難處了。」

我沈思了好一會兒後,望著楊儀說:「儀姐,你跟她辦那事兒的時候,你們誰主動一些啊?事先說明一下,免得你誤會,我只是想清楚你們狀況。如果可能的話,沒準我能幫忙改變她的性取向,讓她重新變回一個真正的女人。」

「喲,我都說了嘛,你小子就是會對我表妹不安好心的!看,狐狸的尾巴終於露出來了。哈哈……」楊儀笑著對我說完這話後,就正色地繼續說:「我們倆並沒有是誰主動一些啦,只要是誰覺得需要,誰就來主動要求辦那事兒了。」

楊儀說得沒錯,我確實是對鄧芹不安好心。當從楊儀口中得知一切後,我心裡就下了一定把鄧芹搞上手的歪心。作為一個閱女無數的標準色狼來說,如果能把一個女同性戀者弄到床上去,心中的那種喜悅與成功感,還真是難以用言語來形容。但在楊儀面前,我不可能把這個心思赤裸裸地表露出來,只能一步一步地誘使她同意我搞鄧芹,並且讓她自願地從中協助把鄧芹弄到床上去。

「哎喲,冤枉呀!這事情你可要要相信我才行,真是沒有別的意思啦!」我裝出一臉冤屈地說。

楊儀用不信任的眼神盯著我說:「那好,我暫且相信你的鬼話。快點說出來聽聽,到底用什麼方法來造我表妹。」

我一本正經地說:「嗯,如果我估計得沒錯,鄧芹並不是天生就是個女同性戀者,這一點是我從她的眼神和平常的舉動中看到的。有可能是她在很久以前,曾經跟一個男人經歷過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,後來發覺自己被這個男人欺騙了感情。她承受不了這種打擊,一下子鑽起了牛角尖,所以就從此不再信任和喜歡男人了。」

「絕對沒這樣的事!我表妹從來就沒跟過男人談戀愛,這些事情誰也沒有比我清楚了。」楊儀不停地搖頭說。

「你比誰都清楚的話是沒錯,但你能肯定能比她自己更清楚嗎?如果經歷過這種感情重創的人,只要她擁有正常人的思維,她是絕對不會向任何人表露出來的,包括自己最親近的人。老實告訴你吧,從我這個閱女無數的標準色狼的經驗來看,你表妹絕對是個屬於悶騷型的女人。只要讓她多跟男人接觸,或者跟男人發生性行為,我保證她肯定能變回一個正常的女人。」我肯定地說。

「嗯,你的話也不沒道理。」楊儀點了點頭說完這話後,突然眼珠子連續轉了幾下,瞅住我陰笑著說:「嘿嘿,幾乎上了你這小色鬼的當啦!說來說去,你小子不就是在誘導我幫你把鄧芹弄到床上去嗎?嘿嘿……我可不上你這個當。」

「呸!沒想到你是會這樣看我的,你真是狗咬呂洞賓、不識好人心!你自己也不去想一想,你今年都三十多歲了,難道你還想背著這個包袱過一輩子嗎?就算是你不為自己著想,那你也得為鄧芹著想一下啊,她可是你的表妹呀!如果現在不及時改變她的錯誤性取向,那她這輩子就算完了啊!我的話就說到這裡了,信不信就由得你了。」雖然被當場捅穿了心跡,但我還是厚著臉皮裝好人地說。

上一篇:火車軟臥
下一篇:【洞府女奴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