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說區

【重活了】第二章大胆调戏谢知婧


版主评語: 色城版主
读文前: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;
读文后 可以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,支持作者的同时也可以得到奖励;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,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!


2015/10/20发表于:SexInSex.net
是否首发:(是)
字数:7450

前言:都市黄文,不搞妈妈怎么行?所以删除了原著主角的爸爸。另外求红心、回复,拜谢各位。另再次致敬原作者尝瑜。

第一章http://174.127.195.211/bbs/thread-6508162-1-1.html
下一章http://174.127.195.211/bbs/thread-6509081-1-1.html
谢知婧湿了裤子,附上谢知婧车中衣着的概念图。由于时间线位于2001年,所以我将这个世界衣着的设定设计为——2010年以后,这样女装更加时尚性感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蜂拥而至的记者堵住门口,照相机咔咔作响,拍摄着银行大厅。

被警察取下枪械的任昊此时方回过神志,四顾看了看,总觉的这么多记者,如果旁边这位美人姐姐的羞态被拍到,怕是要毁了她勇敢无畏的高大形象吧?
「阿姨,衣服给你,遮一下吧。」任昊伸手递过自己的校服,而自己则光着膀子,不过男人嘛,光个膀子没什么。

谢知婧闻言下意识夹一夹丰腴的黑丝大腿,然后平静的接过衣服,起身把蜜桃般成熟的大屁股撅像任昊,问道,「……帮我看看,湿了吗?」任昊在她眼里毕竟还是小孩儿,所以稍微吃点亏没什么,再说这时候如果表现出羞赧、尴尬,反而不好。

肏!任昊心里骂了一声捏住鼻子,怕流鼻血:「有一点,您拿我的衣服围住一掩就行了。」

还真是体贴啊,不过却是个小色鬼!谢知婧于是略微回头,露出一丝遮掩不住的媚意,赞许地吃吃一笑:「你倒是心细,走吧,咱们一起走。」说着素白玉手拽了拽任昊,亲近之意尽显,毕竟可是救命之恩的关系。

由于要做笔录,任昊与美妇坐上了等在路边儿的警车。

「谢局长,让您受惊了,回去我们一定处分那个狙击手,给您一个交待。」坐在副驾驶的是叶局长,他表情歉意地对谢知婧点点头,「也感谢您这次的协助,我会在向上级的报告里写明的。」

任昊茫然看向窗外的眼神一动,谢局长?这位美妇还是当官的?

谢知婧绝美的脸颊上扬起一丝从容迷人的笑意:「要感谢的话,还是感谢他吧,如果不是他,我都不知道能不能见着明天的太阳。」不再看叶局长微微尴尬的神色,她转头盯起任昊的眼睛,嘴角勾起一丝弧度,一双美眸不自觉露出成熟的诱惑:「谢谢你救了我,你叫什么名字」

人,就是这样。

知道自己不会死了,反倒没有临死前的勇气了。任昊上一世是个雏,所以面对这般艳光惊人的美人,还是有些招架不住,于是避开了美妇直勾勾的目光,腼腆的笑道:「我叫任昊,二十…呃…,等下,我算算……嗯…我十六岁,过几天应该是要去师大附中读书了。」

这孩子说话怎么磕磕巴巴的?记忆力也太差了吧……

谢知婧心里微微犯嘀咕的道:「是吗,你跟我女儿同岁啊。」

任昊咳嗽一声,缓慢的点点头,他有些不想与美妇交谈,主要现在发生的所有,他都需要自己好好安静下来,慢慢理清头绪才行。

谢知婧冰雪聪明,察言观色的本事极好,不然也当不了局长,看出了任昊不愿多言,于是没有再说话。倒是叶局长啧啧称奇道:「小同学,我从望远镜里看见了,在枪滑到你面前的第一时间,你就捡了起来,开枪射向歹徒,这反应速度,这份胆量气魄,怕是受训的武警,反应速度也就你这么快……呵呵,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。」叶局长说的可是真心话,试问在那种危机关头,即便自己也很难坐到他的程度,更别说他还是一个十六岁的中学生。

任昊心不在焉的朝叶局长点点头,扯出一丝笑容。

「宠辱不惊,好!」叶局长赞许地点点脑袋,其实余光一直在关注谢局长的反应,「你当时怎么知道那个持刀歹徒还没死,呵呵,我们都以为你要对谢局长不利呢。」

任昊随口编了个瞎话,「我看见他手动了动,就胡乱推测的。」总不能说自己曾经经历过这些吧?

做完笔录,已是下午四点了。

出了宣武分局,任昊就见门前听着一辆黑色奥迪,美妇谢知婧摇下玻璃对他招招手,示意他上车。

说实话,如果可能,任昊再也不想见到谢知婧了。

自己摸了人家的奶子,又看到对方漏尿,这见了面难免尴尬。

任昊露出一丝虚伪的笑容,挥了挥手当作回礼,之后抬脚便要离开。

「唉,任昊——!」谢知婧下车喊道。

「呃…有事吗?谢阿姨。」

「着急走什么,我还没感谢你呢!」

说完谢知婧上前拉住任昊的手,强行把任昊拉进车里……

谢知婧饶有兴致地瞧着别过头去的任昊,成熟的脸庞勾起笑容:「着急走什么?怕我吃了你呀!」

「不是不是…那个我是以为阿姨您跟我打招呼呢……呵呃。」任昊干笑着。
「那就好,自我介绍一下,我姓谢,名知婧,知性的知,婧呢,是女字旁,右面加一个青,有才品的意思,你呢,是我的救命恩人,叫我谢阿姨有点生分,就…叫我婧姨好了。」

太热情了……任昊感觉招架不住。

「婧姨……」任昊不敢看对方,而是看向窗外。重生时,自己可是捏过她奶子的呀,我的天,她待会儿不会质问自己吧?先礼后兵,打个措手不及?

坐在后座的谢知婧似笑非笑地眨了下眼睛:「你很怕我?」

任昊脸发烫的道:「不是,那个,之前我以为自己要死了,就…就摸了一下您的……」

话没说完,谢知婧咳嗽了起来,任昊这才意识到还有司机呢……

「我给您道歉,婧姨,大人不计小人过,别跟我一般见识了。」任昊上辈子毕竟二十五了,在嫩,场面话也是会说的。

想到任昊那个「我能不能摸您一下」的请求,谢知婧下意识的低头看看胸口,继而脸色微红的「扑哧」一声娇笑,越想越有趣,她捂着肚子咯咯笑个不停,成熟丰满的女体花枝乱颤,散发出一种致命的诱惑!

谢知婧的司机严顺古怪地从后视镜看了两人一下,没明白两人说的什么。方才,他一直跟银行外干着急,没瞧见里面的精彩。

任昊见状捏了捏鼻尖,尴尬的轻声咳嗽,以掩饰紧张的内心。

谢知婧笑完了以后,呼吸因为大笑还没缓下来,喘息着说道,「没关系,你是小孩子,而且也是我的救命恩人,不过嘛……你要是还想试试……」说着趴头到任昊耳边,接着蚊蚋道:「咱们找没人的地方,婧姨让你摸个够!」

任昊不敢置信的转头看向对方,目瞪口呆、瞪得眼睛滴流圆,像是再问「真的吗?」

任昊脸里谢知婧很近,呼吸都能打到彼此,于是内心略微不安的谢知婧,强自镇定的深处一只修长、葱白的玉指,按住任昊的额头后,将他轻轻推开。
「你还当真啦?」

「……」任昊超想画个圈圈诅咒谢知婧,骗子都要胸部变小!想到这里,瞥了一眼谢知婧胸前的豪乳,咂了砸嘴。

想抽烟的心瘾犯了。

任昊看谢知婧表面没有任何尴尬的样子,松了一口气,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继而对司机道:「司机大哥,那个,能给我根儿烟么?」严顺看看他,取出一包玉溪,客气地递给任昊。

嘴上刚刚叼住烟嘴,打火机「啪」地一声响了,只见谢知婧一手拿着火机,一手护火,就要给任昊点上。

「谢谢婧姨。」任昊有些受宠若惊的叼着烟说道,接着便借火洗了两下,青烟渐渐缭绕。

这抽烟的毛病,还是以前干出版编辑时落下的坏习惯,一时间,还真戒不了。
谢知婧取来纸笔,刷刷写了几下,逐笑着递给任昊:「我再次向你道谢,这是婧姨的电话,有事情可以找我,嗯,只要是学校方面的麻烦,我还是可以帮上忙的。」

任昊双手接过写着一串全球通号码的纸条,迟疑了一下道,「您是做什么的?」
谢知婧笑盈盈地看着他,「市教育局副局长。」她伸出右手到任昊身前。
基本礼节任昊还是懂的,先讲半截烟放到车载烟灰缸里,然后与她握手,「师大附中学生」任昊幽默道。

摸着那很有肉感的小手,任昊就想起她胸脯的质感了,于是手里下意识的捏了捏。

谢知婧抿了抿性感的嘴唇,轻咳一声,任昊应声松开了手。

「呵呵……那个、那个…情不自禁,情不自禁……」任昊一紧张说话就重复。
任昊模样不差,害羞的样子让人很想调戏,而谢知婧对他的勇敢颇为欣赏,于是忍不住探身附耳调戏道,「我的手软吗?」

「那个…婧姨…我我、我…我错了……」

「没问你错没错,软不软?」

「……软。」

「喏,给你。」说着谢知婧把手伸到任昊狼爪里。

肏,真当老子不敢摸?任昊重生后不像之前过于优柔寡断,这次硬着头皮、十分生猛的把玩起手中的冰肌玉骨。同时心里暗道,如果她没结婚,有这么个熟妇做老婆,也不错啊!

经过种种磨难,慢慢成熟,性格也趋于淡定,任昊不再是那么稚嫩天真了,他的要求其实并不算高,赚点小钱,娶个自己看着顺眼的老婆,就足够了。
不过这种级别的美人,自己的希望是零,于是本着稳赚不赔的心里,任昊玩着玩着又伸过去一只手,把谢知婧另外一只玉手也拽了过来!

谢知婧也是没想到任昊这么大胆,过了十几秒才小声在任昊耳边嗔道,「你……有人呢!」

……

消除了伤疤的困扰,回到了2001年,能做的事情……似乎有不少啊!
拒绝了谢知婧请他吃饭的好意,任昊冒昧地请她送自己回家。

主要是,他想确认一下自己的存在感。

那熟悉的四合院,手拧的水龙头,略微失修的北房。任昊的眼眶有些湿润,他此时才真真正正的相信,自己重生了!

「妈!」

颤颤巍巍地推开虚掩的屋门,只瞧母亲卓语琴正在外屋用搓板洗着衣服,俏脸上的汗水慢慢滴落在盆中,很是辛苦的模样。任昊家并不富余,父亲死的又早,妈妈是月薪800 的国企工人,所以,平时洗衣服都不用洗衣机的。

用母亲的话讲,太费电!

四十几岁的卓语琴头也没抬,「银行卡办得怎么样了,唉,咱家没钱,你说你一个小孩子,办那东西有什么用,快去洗洗手,一会儿咱就吃饭。」卓语琴除了外表风韵犹存,行为却跟寻常人家的母亲一样,很爱唠叨,「你该开学了,早些复习复习功课吧,高中可是最要紧的时期,你得加把劲,嗯,咱家就指着你出息呢。」

任昊别过头抹了抹眼角的晶莹,「妈,我会的,我会的。」

死,让任昊明白了很多东西,许多幸福,其实就在你身边,只不过一直没有察觉罢了。

母亲身体健康,家庭和和美美,世间,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么?

没有了!

真的没有了!

卓语琴停下手头的活儿,略感意外地抬眼瞧着他:「平时你都不耐烦地应着我,今天怎么了?」母亲妩媚的眼角已布满细微的皱纹,「要是真懂事儿的话,就帮妈洗洗衣服。」

「行!」任昊撩起袖子就上去挤开了母亲,一把抢过衣服和肥皂,「您歇着,看会儿电视去吧。」

卓语琴白嫩的靥容上露出一丝笑意,随后拿香肩膀顶了儿子一下,「靠边儿待着,妈就是那么一说,你还当真啊,再说了,你也不会洗啊,到时妈还得洗二回。」其实只要儿子有这份心,对卓语琴来说就足够了,她哪里舍得让儿子干活啊?

可谁知任昊却不依不饶起来,非要洗这个衣服,卓语琴无奈抱起膀子,在一旁笑着看他出丑。十六年了,别说干家务,就是连被子都没叠过的任昊怎么可能会洗衣服呢?

打肥皂,搓衣服,投水洗干,拧好晾在院内的呢绒细线上。六件衣物一气呵成,竟在短短十分钟内就全部洗好了,而且在卓语琴的监督下,每件都还洗得很干净。

「儿子,你这是跟哪儿学的啊?」

卓语琴素手捂着红艳的小嘴,露出可爱的惊讶表情。

任昊得意地嘿嘿一笑,打着马虎眼,「天天看您洗,也就学会了,怎么样,您儿子还算机灵吧?」任昊吃过苦,这点活儿自然不在话下。

「瞧给你美的。」卓语琴「噗哧」一声被儿子给逗笑了,「有本事把晚饭也给我做出来,那才算你能耐呢。」做饭不比洗衣服,不是看个一次两次就能学会的。

任昊拎起洗脸盆上的毛巾擦了擦手掌,笑意满满的道:「行!您今天呀,歇一歇,等着吃饭吧!」二话不说,任昊便自信满满地奔去房子外的小厨房。
「嘿,你还真做啊,算了吧,快回屋做你的作业去,别再烫着你。」

「没事儿……」

卓语琴哪里知道,自任昊大学毕业以后,家里的饭菜可都是他一个人包的。
……

卓语琴目露惊讶地站在屋外的小厨房前,凝神往里看着,就见任昊一手持着三斤的大铁锅,一手用炒勺扒拉着蔬菜,动作熟练,花样百出,连她不会的掂勺竟然都掌握了!

卓语琴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,生怕一个不好,烫着儿子。

……

将几盘简单的家常菜摆在里屋的小圆桌上,任昊满意地拍拍手,「妈,尝尝咱的手艺。」

色,香,味,任昊似乎都做到了。

卓语琴小嘴儿咀嚼着土豆片,张嘴哈了口热气,慢慢点头:「炒土豆前还知道拿油鞭一下,不错。」卓语琴大感欣慰,不过目光却渐渐狐疑起来,「你跟妈说实话,这都是跟谁学的啊?」她总觉得,今天的儿子跟往常有点不大一样。
「跟菜谱上学的,我理解能力强,练了几回就掌握了。」任昊张罗着给母亲夹菜,「快吃吧,一会儿该凉了。」

这时,那台二十一寸的球屏老式牡丹牌电视机蹦出了一条新闻。

「今天,虎坊桥工商银行遭遇抢劫,有两名歹徒手持自制手枪,三十几名人质的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,警方随后动用三名狙击手,将歹徒射杀,可中途生变,其中一名歹徒未被击中,举枪就要向群众射击,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一名中学生挺身而出,捡起匪徒的手枪朝他扣下扳机,四枪后,歹徒倒地,接下来,这名中学生又用枪顶住一个中弹未死的歹徒,才得以救下他手中的人质,保护了众多群众的生命安全,由于他不愿透露姓名……」

卓语琴心里震了一下,心有余悸地瞧了瞧低头不语的任昊:「好险啊,幸亏你没去那银行,唉,要说现在的中学生也太厉害了吧,年纪轻轻就敢开枪,还跟那些亡命徒对峙?」说完仍有些不可思议,放下那双已是褪色的竹制筷子,眼睛紧紧盯着电视机。

任昊苦笑着摸摸鼻子,他真谈不上厉害,现在想想当时的画面,还有些后怕呢!

「小昊,以后你要是遇见这种事儿,可得能多远躲多远,别去逞那个能。」
「知道了。」

这件事,若换了别的同龄人,恐怕都得稍稍显摆一下。然而任昊不同,他第一个考虑的,是如何不让父母担心,所以,他没有说出来,只想静静等着叶局长保证的奖金打在账户上了。

这些钱,任昊拿的也理所当然。

……

入夜。

丝丝凉气自老式窗机里慢慢飘出,被窝下的任昊听着母亲低低的通电话声,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。

「过些日子就拆迁了,你说我能分多少钱?」

……

「是吗……」

卓语琴闭着眼睛幽幽一叹,眉宇间尽是愁绪,「家里也没存款,你说就这么点儿钱,能买上楼房么?」语气一顿,拉下脸面道「要不…要不你借我点,等家里富裕了再还你?」

「哦……这样啊…那算了吧。」

卓语琴扣上电话,叹息一声,方是划上了句号。

一个小时后。

母亲细微的鼾声渐渐响起,任昊撩起毛巾被朝大床那边望了望,这才轻手轻脚地出到外屋。如果历史没有改变,一个月后,母子俩是在离市区很远的地方买了套小小的两居室,由于那里基本处于郊区,所以,周围环境很差,住得也很不舒服。

妈妈的烦恼任昊又何尝不知道,前世的他仅仅是个学生,对此无能为力,可现在却不同了。他是成年人,有能力为这个家,出一份力。

任昊极力运转着大脑,琢磨着赚钱的方案。

平时,他除了出版社的工作外,就喜欢看看动漫、小说之类的东西消遣时间,忽而,脑海里灵光一闪,任昊迅即打开台灯,抄起纸笔……

《死亡笔记》,这部动漫曾在日本风靡一时,漫画、动画、小说、电影,可以说火的不能再火了。任昊寻思,如果不经过漫画的铺垫,直接把它写成动画剧本卖给日本,肯定也会大红,这样的话,自己一定能获得不少于三十万的收益。
整整两天,任昊都是一边回忆着动画版的情节,一边将它呈现在纸上。《死亡笔记》的世界观算不上庞大,但由于人物关系比较纠结,还是要花很多心思才能将原版重现,做到没有BUG.

第三天,也就是8 月23号,任昊终于将《死亡笔记》的草稿打好了,虽然还是一种粗略得类似大纲的东西,但为了保险,简单的剧本已然足够。

打开小舅送他的奔三电脑,在令人怀念的WINDOWS98 系统下将稿件输入进WORD,
而后点开拨号连接,上网搜索着日本动画制作公司。

平均5K的网速着实有些慢得离谱,花了半个多小时,任昊终于将目标锁定在一个老牌日本公司身上――万代。

在网页最下面找到日本万代总公司的邮箱,急于用钱的任昊也不管他们看不看得懂中文,就直接将脚本发了过去。

呼出口气,任昊断开网络。

铃铃铃……

电话响起。

任昊关上电脑,回身接起那个步步高的老式电话。

「喂,是任昊同学么?」

「您是?」

「我是公安局的,奖金今天刚刚批下来了,需要你到局里签字。」

任昊有些兴奋,趁着父母都上班去了,他赶紧换了身衣服,跑去领钱了。
「耗子,在家不?」

还没等任昊出屋门,就见一身短袖的姜维溜溜达达地进了四合院,他小鼻子小眼,如今青涩的很,长得不想上辈子那样成熟,有些贼贼的灵动感。两人不仅初中是同学,高中也一起考进了师大附中,甚至在很久以后,他们的关系也很是要好。

再次见到老友,任昊显得挺激动,狠狠拍了下姜维的肩膀,「你小子来之前也不打个电话。」然而,想着他已记不得日后经历过的很多事,任昊又有些感慨。
得到的同时,也伴随着失去。

任昊对这句话,有了更深的感悟。

姜维嘿嘿一笑:「我跟我妈买东西去,开车正好路过,就进来问问你去不去?」他父母是开公司的,比较有钱。

「得了,我有事儿正要出去呢,替我给阿姨带好吧。」

这时,姜维突然压低了声音,笑得很淫荡,「明天返校,记得穿漂亮点儿,嘿嘿,以后发了校服可就没什么机会了。」

任昊眨巴眨巴眼,「什么意思?」

「跟我装傻?」姜维鄙夷地瞅瞅他,「咱俩毕业时怎么说的,不是要趁着高中找个女朋友么?以咱俩这长相,特别是你,明天一准把那帮小姑娘给镇住,到时候叫她们往东,她们就不敢往西,叫她们拉屎,她们就不敢拉稀,啧啧,那日子……」

「……别恶心我了。」

任昊哑然失笑,姜维跟自己性格差不多,都是那种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,他也就嘴上说说,真到了关键时刻,立马就得耸。

不过如今的任昊,好歹二十五了,性格经过打磨后,已经不再是之前那般畏畏缩缩,在高中「掌控雷电」还是能做到的。

不过姜维的话倒是提醒的任昊,现在脸上疤痕没有了,也是该找个女朋友了。
既然重生了,也该让自己的小兄弟沾点腥了吧?不然对得起重生吗?

想着想着,任昊往后撅了撅屁股,姿势别扭,因为他硬了!

史无前例的昂扬感!两世间第一次感觉到,不过胯间那重量、以及快要捅破裤子的感觉……等等,好象不对劲。

「我草!耗子你裤裆里塞了什么?!」

喊得声音很大,周围人投来好奇的目光。

「艹,闭嘴!」任昊自己低头看了看,随即抓狂的捂住姜维的嘴巴。

「走!跟我去厕所检查一下……」

任昊没怎么费力的控制住姜维,将他带进厕所,他却忘了,上辈子力气是没有姜维大的!

须臾,厕所里传来惊呼声「天哪——!你被蜜蜂蛰了吗?我以前看过大公驴的生殖器,你的就比它短一点!」

「……闭嘴!」

两人别脖子、搂腰走出厕所,姜维不时低头看看自己裤裆,有些自卑,方酸唧唧的说道。

「大是好,不过你的太大了,女孩子肯定受不了。」

「哼哼,我就当你是羡慕我,谢嘞!」任昊异常得瑟。

……

「那咱们明天风骚一次?」姜维问道。

「必须的,咱们明天就确定目标,然后就下狠手追她,然后嘛,我胯下宝具就派上用场了,咱们绝对不能再向初中那么窝囊了。」说出这句话后,任昊摸了摸裤裆,虽然不清楚鸡巴为什么如同「吃了十吨激素」一样。但是不妨碍他想将前生的遗憾,在今生填补!

送走了姜维,任昊拧开前院的自行车,蹬向警察局。

抱出姓名后,给任昊打电话的警察不一会儿就出来了,领着他到了一间办公室。

「你看看没什么问题的话,就在这里签字吧。」

任昊凝神瞧了瞧,不由大吃一惊,那白纸黑字的奖金数额处,竟然写了两万元!

要知道,按照800 的月薪来算,父亲两年的工资也不到两万啊!

怎么这么多?

当然,这种惊讶他不会写在脸上,粗粗扫了两眼,逐淡然地签下名字,将文件递还给他,「OK,还需要办理什么吗」任昊的表情变化警官全部看在眼里,不禁暗暗点头。

考虑到如果任昊不出手,歹徒很可能开枪,以至于威胁到群众的生命,所以上级部门才给出了两万元的奖励。

手续很快办好了,任昊礼貌地与几位警察打过招呼,便告辞回家。

一进屋,任昊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音,这些钱加上拆迁费,至少可以买个环境好一点的楼房了,如果万代采用了自己的动画脚本,想必也会有一大笔钱,那样的话,在二环内买个两居室都不是问题!

到时候自己跟妈妈就可以住上好房子啦!

[ 本帖最后由 942396708 于 编辑 ]
附件
【重活了】第二章 大胆调戏谢知婧.rar (9.74 KB)
, 下载次数: 55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咖啡不苦 金币 +100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
咖啡不苦 原创 +1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
咖啡不苦 威望 +1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